2022-02-06 22:57:00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卫嘉

参考消息网2月6日报道(文/何娟 苏佳维)

格鲁吉亚雪橇运动员萨巴·库马里塔什威利6日完成了男子单人雪橇第2次滑行,在34名选手中排在第31位。虽然成绩不足以晋级最后一轮比赛,但萨巴已经完成了库马里塔什威利家族未竟的冬奥梦想。

12年前,萨巴的堂兄诺达尔·库马里塔什威利在温哥华冬奥会开幕前夕的一次正式训练中飞出赛道,不幸丧生。诺达尔去世时,萨巴还是一个不满10岁的孩子,但他没有被吓倒,而是坚定地选择了雪橇运动,希望可以完成堂兄的愿望,站上雪橇运动的顶峰——冬奥会赛场。

“我一点都不害怕。”萨巴说,“我一直都很怀念诺达尔。想起诺达尔是痛苦的,但也给了我力量。我的家族每个人都和雪橇息息相关。失去诺达尔后,我不想让雪橇运动在格鲁吉亚沉寂。我想让这项运动继续下去。”

库马里塔什威利家族是格鲁吉亚的雪橇运动世家。萨巴的曾祖父阿里戈在上世纪70年代初监督建造了格鲁吉亚的第一条雪橇训练赛道,随后担任该项运动的教练,被视为格鲁吉亚雪橇项目的创始人。他的父亲大卫是格鲁吉亚雪橇协会的负责人。

参考消息网2月6日报道(文/何娟 苏佳维)

格鲁吉亚雪橇运动员萨巴·库马里塔什威利6日完成了男子单人雪橇第2次滑行,在34名选手中排在第31位。虽然成绩不足以晋级最后一轮比赛,但萨巴已经完成了库马里塔什威利家族未竟的冬奥梦想。

12年前,萨巴的堂兄诺达尔·库马里塔什威利在温哥华冬奥会开幕前夕的一次正式训练中飞出赛道,不幸丧生。诺达尔去世时,萨巴还是一个不满10岁的孩子,但他没有被吓倒,而是坚定地选择了雪橇运动,希望可以完成堂兄的愿望,站上雪橇运动的顶峰——冬奥会赛场。

“我一点都不害怕。”萨巴说,“我一直都很怀念诺达尔。想起诺达尔是痛苦的,但也给了我力量。我的家族每个人都和雪橇息息相关。失去诺达尔后,我不想让雪橇运动在格鲁吉亚沉寂。我想让这项运动继续下去。”

库马里塔什威利家族是格鲁吉亚的雪橇运动世家。萨巴的曾祖父阿里戈在上世纪70年代初监督建造了格鲁吉亚的第一条雪橇训练赛道,随后担任该项运动的教练,被视为格鲁吉亚雪橇项目的创始人。他的父亲大卫是格鲁吉亚雪橇协会的负责人。

“我们家的每一代人至少有一名雪橇运动员。我的父母从不反对我练习雪橇。在这一点上,我认为他们比我更想让雪橇运动在家族里传承下去。”萨巴说。

萨巴今年21岁,正是诺达尔参加温哥华冬奥会的年纪。他还记得当年雪橇项目的冠军、德国选手费利克斯·洛赫,后者将获得的金牌熔化后做成了两块,其中一块上面刻上了诺达尔的画像和生卒年份,并将其赠送给库马里塔什维利家族。

如今,洛赫依然稳居雪橇运动的高手之列,准备在北京2022年冬奥会上追逐他的第四块冬奥会金牌。洛赫非常欣慰地看到萨巴像诺达尔一样,和他并肩站上了同一赛场。

“我很开心他出现在这里。”洛赫说,“萨巴来到这里需要很大的勇气。他喜欢这项运动,就像他的堂兄一样,看到他为家族而战真的很棒。”

尽管萨巴此次无缘奖牌,但能够接棒堂兄代表自己的家族站上冬奥赛场,他已经赢了。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